好易搜免费发布信息网站

古地道待重生 三涧溪村蹲点报告(下)

发布时间:2019-06-12

生活日报     2019年06月12日

村民向记者介绍古地道。 记者 王鑫 摄

古时三涧溪村宅子里都有口井,井口向下就是四通八达的地道。     记者 王鑫 摄  四邻饭店

□生活日报记者 杜亚慧 李丽

在一家农家饭店里,我们感受到三涧溪鲜活的合作社致富模式。

在乡亲的再三推荐下,我们去寻找一个叫“四邻”的饭店。绕过正热火朝天施工的安置房项目东地块,再经过封闭中的美食街,拐进一个小巷子,这家“四邻饭店”终于显露出真容。

在四邻饭店的入口,一份参股人名单醒目地贴在墙上。看来这是一个合作社性质的饭店,这使我们产生了更浓厚的兴趣。走进饭店内部,露天的院子上方被一张黑色的网布罩住,经过小院,进到里面,朴素地摆放了三张方形桌子,已经有一桌人先于我们到达,往里看内间还有几张大圆桌,看来这里也承办村里的酒席。

红色的菜单纸上印着各种样式的家常菜:枣庄辣子鸡、鸭蛋炒粉皮、清炒山药……

鸭蛋炒粉皮、芦笋炒虾仁……菜慢慢齐了,服务员远远地端着碗碟过来。托盘往桌上一放,翠绿的生菜叶上摆着炸得金黄的小油条,整齐地码了四小叠,旁边是切段的葱和黄瓜。四个做成农家大缸形状的配料碗摆成一排,黑色的缸身白色的缸口,缸身还有红色的福字,里面分别放了酱、芝麻碎、虾米和小咸菜。

按照现在的古村建设规划,三涧溪将在胶济铁路以北打造一个高效农业休闲集聚区,修建改建20-30个农业特色大棚,将800多亩分散园区集约开发、集中管理。规模化的背后,将是粮食生产力的大大提升。

“组建一个大的田园综合体,把粮食蔬菜的生产力提起来,让村里村外都能吃上我们种的粮食蔬菜。”王元虎介绍,他的黑猪农场将成为高效农业休闲集聚区的一个组成部分,“带动200户村民进入产业化链条,预计年均增收1万余元。提高生产力的同时,让村民富起来。”

马大姐是四邻饭店的服务员。店里除了她,还有另一位服务员和一名厨师,他们都是三涧溪本村人。马大姐的孩子还小,便在村里找了这份工作,白天工作,晚上回家照顾孩子,一个月工资三千,马大姐挺满意。

在马大姐看来,店里的工作有时忙碌有时清闲。平时每天都会有村里村外的人过来吃饭,坐上五六桌;等有村民在店里摆酒席时就忙碌了,马大姐忙得脚不沾地,买菜、备料、上菜,还要在厨房里帮厨。

“之前村里有几个饭店,后来因为改造都给拆了,现在村里地方比较大能做酒席的饭店,就是四邻和旁边的火锅城了。”马大姐向我解释,因为旧村改造,工程建设致使来四邻饭店的路变得崎岖难找,一定程度上丧失了部分客流。

“不过这都是暂时的,等改造好了,路修通了,店里肯定更红火!”马大姐说。

进门右墙上的参股人名单显示,四邻饭店一共有10个股东,村民马素建正是其中的一位。“我不仅入股了四邻饭店,也同时入股了旁边的火锅城。”马素建说。

火锅城有16个股东,都是村里的村民。有马素建这样之前就做餐饮的,也有开商铺、搞建筑的。马素建回忆,去年下半年高淑贞去党家村考察归来,提出学习党家村“党支部+合作社”形式的饭店经营模式,四邻饭店和火锅城就这样开始酝酿。

“最开始做尝试的就是这个四邻饭店,村民自愿入股,一人两万块钱。”马素建介绍,“当时大家心里都没底,但还是对书记说的这路子有信心,去年腊月初九,这四邻饭店就张罗着开起来了。”

四邻饭店一月一分红,马素建和其他9位股东得45%,经营者得45%,党支部得10%。饭店试运营几个月,“分红算不上特别多,但是在村里进行改造的限制下,还是能有一定进项,已经显露出这种模式的潜力来了。”从四邻饭店尝到了甜头的马素建,过了没多久又用2万入股,同时当起了火锅城的股东。

马素建相信,未来自己的股份会带来更多的收益,现在他正盼望着三涧溪“一村、两街、三溪、多区”的总体规划能够早日完成。四邻饭店与火锅城毗邻正在建设中的美食新街,处于原乡古村区与风情美食区的附近,待建设完毕,大量游客进入三涧溪后,将品尝到更甘甜的发展硕果。

“三涧溪村民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!”马素建说。

三涧广场

在三涧溪村前有一处三涧广场,村民都爱喊它小广场。暑往寒来,小广场见证了三涧溪发展的岁月。

早上七点多钟,阳光初照,刺破云层,在小广场洒下斑驳树影。远处,80岁的李其原手里拿着个小马扎蹒跚而来,成为第一个来到小广场的人。

自打2012年从老平房搬到现在住的三涧溪公寓后,这几乎成为李其原的日常:早晨起来后,洗漱完吃早饭,就拿上自己的小马扎,到小广场上坐一坐,这一坐就是一上午。

李其原听和自己一起玩的老人讲,三涧广场是2006年建成的,那之后又经过改扩建,变成了现在的样子。

2018年是变化最大的一年,李其原回忆。

去年年初,比往年略暖一些。冬天的时候李其原其实不怎么出来,偶尔穿着棉衣来小广场逛逛的时候,他总是站在那里看看广场东北方向正在拆除的平房,好奇以后要弄成啥样。

去年总书记视察的时候,那个地方已经拆成了一片平地,一眼望过去光秃秃的。李其原听说,是要建一个美食街。“心说美食街好啊,我们老几个到时候也去凑凑热闹。”

不过美食街是好,李其原还是觉得有点遗憾。再往美食街边上,就是村里有些年头的家院。

“拆了太可惜了。”李其原心想。后来李其原听说,那些老房子都不会拆,要保护起来,开发成原乡生活古村区,这才暗地里松了一口气。

到去年7月份的时候,李其原又新奇地发现,正对面养老院旁边也开始施工了,过了没有三个月,就建起来一个灰红相间的建筑。工作人员指着建筑上的牌子告诉李其原,这是“三涧溪乡村振兴展馆”,里面都是三涧溪的历史变化。李其原进去瞅了瞅,右边墙上征集的村民照片个个笑得灿烂。

“这热源厂还能改成别的东西呢?”去年11月的一天,李其原晚来了一会,刚一坐下就听见其他人在议论。李其原听了一会,才知道,就在小广场右侧的老热源厂要改成个学院了。“挺好啊,这样可不浪费了。”李其原心想。

然后,李其原就看着那破旧的老工厂一点点地改头换貌,穿上新衣。那个热源厂灰扑扑的老烟囱竟然也改成了个啥L……灯管。

现在,李其原有时候晚上也会来广场这边,看着那变换各种图案的烟囱,感叹着村里的变化真是越来越大了。

上午的小广场属于上了岁数的老人,他们坐在树荫下,谈论着各种各样的话题,有的兴之所至还要高歌一曲,一扬手就来了一曲《咱当兵的人》。

下午的小广场属于精力旺盛的年轻人。六月暑气渐旺,老人家都回家避暑,年轻人光着膀子登场,手里抱着篮球,尽情挥洒汗水与热情。

到了晚上,华灯初上,小广场迎来了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刻。无论男女老少,大家都心照不宣地饭后来到小广场。小孩子兴奋地满场跑,年轻人要么坐在花坛边上说话,要么继续在篮球场上火拼。

有人抓住了小广场的商机。从三年前开始,每个周六周日,老穆都要开着自己的小车来广场上卖鱿鱼串。“一晚上能卖五六十串!”老穆一边忙着往串上抹酱一边说。

李云燕和她的舞蹈队是小广场夜晚的女王。从八年前开始,每个夜晚她们都来这里跳广场舞,吸引着广场上老老少少的目光。

不过这些天李云燕可没空跳广场舞了,她正在忙着彩排节目。村里要办一次热热闹闹的小晚会。李云燕一听说这个消息,就和姐妹们合计着报上了两个歌舞节目。

“唱不够的是咱三涧溪的美……”悠扬的歌声从一旁的音响中传来,李云燕和15个姐妹一起卖力地挥舞着手中的彩扇。

“这个‘振’字拼的是不是不太对啊,大家都看看!”舞蹈编排中,李云燕们要组合着用彩扇拼出“乡村振兴”的字样来。姐妹们七嘴八舌地提出修改意见。

“来来来,大家休息一下,一会再来一遍!”李云燕大声喊道。

“好!”

夜色渐晚,已经到了晚上九点半,广场的人逐渐散去。排练完的李云燕会和三个妯娌一起坐在小板凳上再聊一会儿天,等她回去的时候,广场上的夜晚终于算是落幕。

振兴学院的LED烟囱映照着夜空,小广场静悄悄。

古地道

在三涧溪村下,古地道四通八达,贯通了整个村庄。

跟着村民从斜坡状的入口进入到古地道中,第一感觉就是凉。在外面34摄氏度的高温下,穿着夏装的我们一进去就被激出一身小鸡皮疙瘩。村民给我们看地道里的温度计,上面指针在15-16摄氏度中间微微摇摆。地道内外一半的温差。

古地道从地面向地下数共三层,一层约在地下3米,二层约在地下5米,三层能达到地下9米。地道里有“翻口”(不同地道层之间的通道口),通过翻口就可以进入地道的第二层,体感要更加凉一些。村民说,与某白酒品牌签订了合约,用古地道一处当作酒窖储放白酒。

随着村民走进地道,只见土墙斑驳,最宽的地方大概1.5米,高度不一,有的地方需要弓腰前行,一不小心可能撞到头。村民告诉我们,在村里没有进行修整之前,原始的地道只能容纳一个人通过,有很多地方还必须俯下身子,不能直立行走。

古地道“古”,村民边打着手电筒往前走边告诉我,他很小的时候就在自己家地下的古地道里玩,而爷爷之前也告诉他,他们小时候也在古地道里玩。

古地道,是三涧溪的祖祖辈辈童年一道抹不去的回忆。

不过,以前的时候,家家户户祖祖辈辈都知道古地道的存在,大家都对此不以为然,甚至有些村民在修建房屋时,还将古地道封死。等到近几年村民们才意识到,原来自己家地下的地道和整个村子都是连在一起的,共三层,长约5000米。

这时,村民才知道原来自己一直安居在这样一块“瑰宝”之上。

在三涧溪小学的教科书中,也记载了古地道的历史故事:元末,由于黄河连年发大水,为开挖河道,元统治者征集民工挖河,引起了“红巾军”起义,战乱年代,百姓十亡七八,这也导致三涧溪村民们开挖地道以自保。

越往里走,地道里越发黑暗。走在前面的村民手里的手电筒发散着微弱的光,刚刚照亮一段前行的路。在地道里,看到墙壁上凿了很多孔,村民告诉我,以前没有电,这些孔是放煤油灯的灯坎。

还有一种孔,直径约二三十厘米,村民说,这叫“刺杀孔”。地道在用来防御外敌的时候,村民可以凭借着对地道的熟悉,将敌人引入地道内,然后迂回到刺杀孔的后方,将敌人消灭。

随着不断深入地道,一种历史的沉重感逐渐侵袭着我,现在所行走的地道,是否百年前有人踽踽走过?我所看到的地道一角,是否有人曾蜷缩于内,等待地上的战火稍歇?那个我抬头仰望的井口,他们又是以怎样迫切的心情仰视?

这样富于历史感的古地道,的确应该重新现于世人面前。

“自从发现这是地道网之后,我们村里陆续地请专家过来看。现在我们要进行保护和开发,重要的是保持原貌。”村民说。十月份,这个在古时开怀容纳了众多流离失所村民的古地道,将以更开阔的胸怀容纳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,要为三涧溪带来绵延不绝的财富。

敬老院

三涧溪村中心,左侧是三涧溪的村委会,右侧是乡村振兴展馆,双山中心敬老院就位于三涧溪的正中央。

一走进敬老院,你很难想象这是一个修建在乡村中的敬老院。这里风景秀美,一排排灰顶小平房坐落在花草中间。

敬老院一角,叶恒明正在和另一位老人一起蹲在院前的花圃中种菜。“叶大爷,有记者找你呢,跟人家唠唠啊!”工作人员一边进花圃帮他拿菜,一边叫他。

我也赶紧跑上去,蹲下来帮他忙。叶恒明把菜固定在土里,又用手拍了拍,然后站起来直了直腰,便笑眯眯地让我牵着回了自己的小屋。

叶恒明自己单独住一个小屋。屋里有两张床,独立卫浴,桌上还摆着些吃的。旁边的一张床没人住,上面堆着不少日用品。叶恒明说,反正没人住,他就让旁边几个屋的老人把放不下的东西放到这里了。

叶恒明2007年9月就搬进了敬老院,是最早进驻的一批。他是老西涧溪村人,膝下没有儿女,属于五保户。那年在村支书高淑贞的提议下,双山街道和村里开始修建敬老院。那段时间,高淑贞几乎日夜蹲守在施工现场,参与敬老院的规划建设。叶恒明则坐着小马扎,在对面的三涧广场上好奇地注视着。

敬老院快竣工时,叶恒明家中迎来了村委会的人,询问家里的情况。到了天气渐凉爽的时候,叶恒明在侄子的帮助下,和另外两名村里的老人,一同搬进了这个刚建好的“新家”。

对81岁的叶恒明来说,在敬老院的日子清闲自在。叶恒明没有儿女,对自己的侄子视如己出。在敬老院吃完早餐,就到侄子家,带着小侄孙去上学。

等送完孩子回来后,叶恒明再回敬老院吃午饭,下午和院里的老人一起侍弄侍弄花草,在人工湖旁边的小亭子里喂喂鱼,说说话。快到幼儿园放学的时候,就再去接小侄孙,晚上在侄子家吃过晚饭,一起看看电视。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,叶恒明再回到敬老院。

对于叶恒明来说,这样的日子还会持续到很远的以后,直到他老去。

相关推荐
  • 重庆城建档案小白学习资料员上岗操作技能

  • 自学考试 旅游管理专业 211工程好学校自考大专学历

  • 自考大专本科学历 211工程学校 旅游管理艺术设计专业

  • 重庆沙坪坝校区工程造价技能实战实操白班周末班

  • 廊坊楼板加固公司【专业加固新闻】

关于我们

服务热线

Copyright © 2018-2020 蜀ICP备18017990号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