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易搜免费发布信息网站

男子大年三十爬野山被困初六获救 下山喝4瓶矿泉水

发布时间:2019-02-12

正月初六突发警情 登山驴友发现有人摔伤被困 17名救援队员合力搜寻

被困野山男子自称“年三十上来的”

正月初六,登山驴友发现一名男子(右一)爬野山摔伤被困,救援人员合力送其下山

“谢谢北京的警察、消防、救援队帮我们找到他,否则就太危险了。”2月11日下午,北青报记者电话联系上被困男子姜林的父亲姜先生时,他不住地表示感谢。

农历大年初六(2月10日)下午2点,房山蓝天救援队接到消息:有人被困周口店某野山。对多次参与山野救援的房山蓝天救援队队员来说,原以为只是一次普通的救援,没想到却充满了“传奇”。

事件回顾

14:00

突发警情

驴友报告有人被困野山

农历大年初六下午2点左右,房山分局东风街派出所接群众报警:在燕山地区东风双泉沟野山附近一男子摔伤被困。接警后,房山分局孙警官、燕山迎风街派出所、城关消防中队以及房山蓝天救援队的17名队员火速赶到指定地点。经过分析,初步确认了被困者所在的位置。

为了提高救援效率,救援队伍兵分两路,房山蓝天救援队分为一组,从山的正面上山;房山分局孙警官、迎风街派出所、城关消防中队作为另一组从后山登顶。

有人被困野山,是如何发现的呢?

房山蓝天救援队陈队长告诉北青报记者,2月10日,房山某户外爬山群组织队友在周口店附近野山登山游玩。他们从后山沟登山时,听到对面山上有人呼喊,于是就报了警。该爬山群的一名成员“大海”从山下的沟里到达山顶,一直在山上接应待命。

下午4点左右,房山蓝天救援队的第一批队员到达山顶,与接应的“大海”成功会合。

16:30

听声辨位

男子获救先问“有水吗”

“我们在山顶只能听到被困者微弱的呼救声音,能判断大概在哪个方位,但是不好确定具体地点。”陈队长说,山上与平地不同,有时虽然能够听到声音,但可能被困者是在另外一个山头,如果判断不准,大家就会空耗力气。

幸运的是,下午4点30分左右,大家终于在偏离正常线路1500多米的一处山洼内找到被困人员,他穿着一个老式军大衣,蜷缩在落叶丛中,瑟瑟发抖,救援人员注意到,他的额头、眼眶、脸颊都有磕伤,脚部浮肿,说话声音也有气无力。

“有水吗?”这是被困者见到救援人员后的第一句话。救援人员赶紧将携带的矿泉水递了上去,“缺水时间太长,怕他的身体出问题,不能让他一下喝太多,只能让他缓一缓,过一会儿再喝一些。”

喝了水后男子的精神状态好了不少。救援队对该男子进行了伤情检查,发现其除头部、脸部有擦伤外无其他明显外伤。

在此后的下山途中,男子总共喝下约4瓶矿泉水的水量。

21:00

详情不明

自称“大年三十上来的”

民警在向被困男子了解情况时发现,男子一时无法说清详细情形,一会儿说自己来北京找弟弟,一会儿又说出来玩儿的。民警问其什么时候上的山,男子先说是农历大年三十(2月4日),后又说是农历正月初六(2月10日)。

“问他这些天是怎么过来的,他说自己无法自行下山,只能忍着,就是口渴得厉害,嗓子眼里都是血。”陈队长说。

此外陈队长还对北青报记者表示,受困男子获救时穿有一件军大衣,并且冬天山上的落叶多,也能起到一定的保暖作用。在附近还能找到一些冰来缓解口渴。

据了解,被困者滚落的地方坡陡路滑,下山的路也崎岖难行,为了尽量保证安全,救援人员为被困者穿上安全带,大家合力将其送下山。

晚上9点左右,他们终于到达山脚,早已等候在此的120急救人员将被困者护送到医院。

男子伤情无碍,民警随后联系到其亲属,经简单治疗后被接回家中。

后续

寻人启事“揭露”身份

在欲联系其家属时,民警发现男子无法说出自己的姓名,但在聊天过程中不经意间说出了自己父亲的名字。

根据这一线索,民警一边通过男子提供的姓名进行人员查找,一边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在网上进行搜索,意外地找到了一则发布于2018年10月24日的寻人启事。该启事称,自己儿子从家中走失并附有联系方式,发布者姓名与男子提供的姓名一致。

经核查,民警最终得知被困深山的男子名叫姜林(化名),河北保定市人,36岁。民警迅速与其家属取得了联系。2月11日凌晨,经医院简单治疗后,伤情无碍的姜林与其姐姐一同回了家,终于过上了团圆的节日。

追访

家人称其有“精神问题”

“谢谢北京的警察、消防、救援队帮我们找到他,否则就太危险了。”2月11日下午,北青报记者电话联系上被困男子姜林的父亲姜先生时,他不住地表示感谢。

姜先生表示,家里有三个子女,“儿子姜林脑子时好时坏”。他说,姜林在之前曾经走失过,后来家属就在网络上发寻人启事找人,当时走失的姜林被河北警方发现。

“今年1月31日,他自己又从保定的家中走了出去,最后才知道是到了北京。”姜先生说,儿子姜林离家出走时都是选择步行,他具体用了多长时间才到的北京,又如何出现在周口店的山上,现在还不清楚。“他清醒时能够交流,糊涂的时候什么都说不清楚。”姜先生说:“因为他脸上有伤,今天我说带他去打点滴,他都不同意。”

文/本报记者 董振杰 李强

通讯员/许明磊

供图/救援队

相关推荐
  • 会展策划管理工程管理专业自考专科本科招生学信网终身可查

  • 金泰国际是什么怎样把握时间和点位下单k投资稳赢秘诀

  • 金泰国际微交易学习技巧操作千万不可以偷懒

  • 金泰国际微交易高手要学会关注微交易市场的热点学会顺势而为

  • 北京哪里招聘男公关少爷

关于我们

服务热线

Copyright © 2018-2020 蜀ICP备18017990号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