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易搜免费发布信息网站

3岁女儿被陌生人抱走 夫妻靠DNA寻亲31年终于找到

发布时间:2018-12-21

31年的找寻和分离

女儿,我们终于找到你

昨天温州市打拐认亲仪式现场,共有4户家庭的亲人得以重逢

浙江省在库的DNA数据接近五万份,今年比对成功的有18例

本报记者 华炜 通讯员 管倩倩 文/摄

罗祥平和范成娟的家在温州瑞安市莘塍街道,31年前,那个地方还叫做莘塍镇。

前天,57岁的范成娟坐在客厅沙发上,一身黑色的长款呢大衣,胸口别着一枚胸针。还有将近20个小时,范成娟就要见到她31年没见到的女儿了。罗祥平也有些紧张。这个皮肤有些黝黑的中年男人,不知是否因为过于激动,嗓子有些沙哑。

有女儿的唯一照片,右一侧脸的就是当年走失前的陈蓓。

接到民警电话确定找到女儿时,范成娟正在做晚饭,没等锅中的红烧鲳鱼煮熟她就盛出了锅,电饭煲煮米的按键也忘了按。

罗祥平下班回到家,妻子手足无措地告诉他,女儿找到了!

“这是我三十年来吃过最好吃的一顿饭。”罗祥平说这话时,声音颤得很厉害。

也难怪,从1987年女儿不见后,罗祥平一家人从未放弃寻找,却一直无果,终于他们等来了最亲爱的女儿。昨天,温州市打拐认亲仪式现场,包括罗家在内的4户家庭的亲人得以重逢。

3岁女儿不见了

一起玩的孩子说,女儿被老奶奶抱走了

1987年农历十一月十五,这个日子如同一根扎入指尖的刺,看不到血,却让一家人一直隐隐作痛。

正是这一天,3岁的女儿不见了。

久别重逢,喜极而泣。

彼时,罗祥平开了一家生产编织袋的工厂,一家人住在大宅子里,宅子里一共有14户人家,年龄相仿的小朋友们经常结伴玩耍。当天下午2点左右,范成娟早早回了家,在宅子的院子里看到了女儿,等到3点多,看着要变天,范成娟准备让女儿回屋待着,却找不到了女儿的身影,直到晚上女儿都没找到。“一大家子十几个人开始分头去找,镇里的喇叭帮忙广播寻人启事。”这时的罗祥平并不知道,这一找就是三十一年。

现如今镇中心的主干道,当年还是一条小河,罗祥平家沿着小巷子走出来,就是电影院,这是当年镇上最热闹的地方之一,也是罗祥平女儿走失前最后出现的地方。

罗祥平家人最早寻找的地点集中在镇里,把镇上的小河小溪,甚至是粪坑都翻了遍,没有踪影。

有一起玩耍的小朋友说,罗祥平女儿是被一个老奶奶抱走的,也有消息说抱走女儿的人,可能是从福建莆田赶来卖龙眼的老太婆。

一番周折,罗祥平打听到了老太婆在莆田的住址,因为不会说普通话,罗祥平特意带上当过兵的表弟,他们坐了整整22个小时的客车,到莆田后又步行一个多小时,找到对方家里。

“她一直说没有抱走我女儿,我又找到当地派出所求助,等民警带着我再次去老太婆家里时,她人又不见了,就这样在莆田待了五六天,没有办法了,只能回来。”罗祥平当年为了找女儿,曾张贴过寻人启事,找到女儿愿意给一千块钱,而去莆田等地寻找,花了四五千块钱。

在上世纪80年代末,这笔钱是什么概念?罗祥平当时新造的三层楼房子在镇上算是非常不错了,造价是七千块。

女儿走丢后,罗祥平开厂也没了心思,加上之后一单大生意被骗,心灰意冷的他干脆把厂子关了。

每年过春节

总有一个红包发不出去

罗祥平有6个姐妹,罗家算是个大家族,每年春节年夜饭都有两到三桌人。年夜饭吃到一半,罗祥平的父亲作为家族的长辈,会给孩子们发红包,孩子们排队挨个高高兴兴地接过爷爷手中的红包,但大人们却很难有笑意,大家心里都明白,有个红包一直没能发出去。

往往,一顿年夜饭越吃越安静,老人家开始背过身去抹眼泪……“你们记好了,不管多难,都要把孙女找回来。”这是罗祥平的母亲去世前的叮嘱。

这些年,罗祥平没少接到骗子的电话。他们也去派出所采集了血样。

其实,他们的女儿陈蓓确实在莆田,但2002年就从莆田去了小姨在成都的鞋店帮忙。如今的陈蓓,已经结婚生子,有一个9岁的女儿和2岁的儿子,和丈夫定居在四川乐山。

可能走失时年纪太小,陈蓓心里明白,自己的身世是有故事的,因为儿时的玩伴有意无意间会说起她是别人抱来的。

“养父在我读一年级时就过世了,养母对我非常好,我有一个姐姐三个哥哥,养母从来不让我干家务活,我不想问养母关于我身世的问题,怕伤她心。”就这样,陈蓓把这个疑问一直深埋在心底,直到几年前一次机缘巧合,陈蓓也采集了血样。终于双方的DNA都入了库。

“女儿多像我”

这一刻她又哭又笑

“老婆,你亲生父母找到了。”上周,四川当地警方联系了陈蓓的丈夫。陈蓓很难说清楚当时的心情,她把情况告诉了在莆田的养母和哥哥姐姐,当听到大家说出那句“去相认啊,这是件好事”后,陈蓓心里终于踏实了下来。

罗祥平和范成娟已经好几天没有睡好觉了,陈蓓也是。昨天早上,他们都来到了温州市公安局。当民警念出双方的名字,宣布DNA比对结果后,这一刻终于来临了。

“女儿,妈妈好想你啊,妈妈找你找了这么多年,终于把你找到了!”范成娟紧紧抱住陈蓓,眼泪止不住地流。

“我相信亲生父母不会把我丢掉的,这些年我一直在想,是不是自己小时候贪玩贪吃被骗走了。”面对亲生父母家庭的热情,陈蓓有些准备不足,略显局促,可不知不觉中眼泪流了下来。

罗祥平的家人亲友们围着陈蓓,询问着她这些年的生活情况,哥哥拿纸巾擦去陈蓓脸上的泪水,陈蓓犹豫了会儿,也拿起纸巾把手伸向了妈妈范成娟。

“女儿多像我!”看着陈蓓,范成娟又哭又笑,她忽然转身四处找寻,把陈蓓2岁的儿子抱在了怀里,“我还多了个外孙,真好,真好!”

认亲仪式结束后,罗祥平安排了中饭,今天的相认,仅仅只是开始。

“快过年了,特别希望女儿在莆田和乐山的家人都来我家过年,这么多年了,终于有机会齐齐整整吃顿年夜饭了。”罗祥平眼里,闪着光。 (文中出现的人物均为化名)

通过打拐DNA数据库

今年全省比中的共有18起

昨天温州市打拐认亲仪式现场,共有4户家庭的亲人得以重逢,另外3户家庭是——温州L夫妇,三十余年前女儿走失,如今女儿找到了,在江西;温州Y女士,寻找亲生父母,如今父母找到了,在湖南;深圳的J女士,寻找亲生父母,如今父母找到了,在苍南。

这背后,得益于科技手段的进步。2000年,公安部开始建“库”,在这个“国家寻亲平台”上,浩如烟海的DNA信息自动检索比对,匹配的信息会自动跳出,当这种检索比对碰撞出“火花”,就可能意味着一个家庭的团圆。

如果孩子不幸被拐,或是家长怀疑孩子是被拐卖的,可携带身份证,到所在地派出所报案,申请采集样本检验入库比对,这一过程不会收取任何费用。

同时,在进行血样采集时,父母最好都能到场,如果单亲到场,会降低信息比对成功的概率,增加寻找难度。

目前浙江省在库的DNA数据接近五万份,并以每年3500到4000份的数量在增加,今年全省通过DNA比中的共有18起。

最新发布
相关推荐
  • 江西中专学校哪家好?初中生读什么学校好?

  • 云玺金服投资真的能赚钱吗?为什么我老是亏钱?是被套路了吗?

  • 天津钢结构阁楼搭建 室内钢结构阁楼夹层制作施工资质齐全

  • 咸宁综合大楼房屋检测鉴定公司更专业更准确

  • 宣武区幼儿园房屋抗震检测鉴定(专业第三方检测单位)

关于我们

服务热线

Copyright © 2018-2020 蜀ICP备18017990号 All Rights Reserved.